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现在的位置: 早报资讯 体育

前国门安琦变樱桃园主:做农业比做球员难,付出未必会有回报前国门安琦变樱桃园主:做 ...

文/郑晓蔚一张网络热传的摆地摊卖樱桃照片,将沉寂多年的前国门安琦重新拉回了公众视线。这个过去害怕对媒体发声的足球少年,如今已变成侃侃而谈的樱桃农夫。37岁的安琦有了两个孩子,也有了一座樱桃园。两者都需要 ...
admin
2018-6-19 09:29
213 0

文/郑晓蔚

一张网络热传的摆地摊卖樱桃照片,将沉寂多年的前国门安琦重新拉回了公众视线。这个过去害怕对媒体发声的足球少年,如今已变成侃侃而谈的樱桃农夫。

37岁的安琦有了两个孩子,也有了一座樱桃园。两者都需要成长,因而占据了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也让他对世界杯有点生疏。

时隔16年,他依然对恩公米卢充满感激。谈到这位将他带入世界杯殿堂的前国家队主帅,他脱口而出,“士为知己者死”,“外国教练能提拔我这个年轻球员,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国内的教练还是有些差别的。”

生意经

杜威送过,王新欣送过,关系不错的都送过

“我们现在都叫他网红。”6月8日中午,在大连泉涌街一家咖啡厅里,安琦好友、前国脚王鹏支着脑袋开着玩笑,“他受访时我们都得陪同,就想着明年给我点网红樱桃的进货权。”

安琦的樱桃园位于距市区约50公里的炮台镇。2010年退役后,受姐姐一家从事樱桃园生意影响,他逐步跨界农业,在村镇租了30亩山地,修建大棚,购置设备。五年多来,他陆续在这里投入了近1000万资金。

“没有网上说得那么玄乎,其实现在还没盈利呢。”安琦好友交底说:“樱桃种植前期投入很大,大部分资金是靠贷款,安琦跟亲戚朋友也借了不少。”

但樱桃园的盈利前景非常光明。

五月底,安琦就向客户们发布了售罄通知:“爱吃樱桃的小伙伴们,你们太给力了,我们明年见吧。”

前队友也被安琦成功“种草”——不仅自己购买,还向朋友推荐。

“杜威送过,王新欣也送过,关系不错的队友都送过。”他随后望向一旁的王鹏,“我的大连队队友王鹏,那是必须送的。”

六月初,安琦发现了山寨品牌,便赶紧发微博告知吃货,“我这里的樱桃已经售罄,目前也不做其他水果,不要被骗。”

安琦还强调,此次被拍纯属偶然,绝非营销手段。“销售后期园里还剩了点樱桃。离我大棚不远处有个集市,我就想去了解一下终端销售市场的行情。其实也就是做个市场调查。可能是市场里的商贩和当地种植户认出我了,随手拍的吧。具体这张照片是谁拍的,我也不知道。”

安琦好友一旁附和:“樱桃都卖光了谁还搞营销?如果这真的是营销,那也是一次特别失败的营销。”

世界杯

谈到米卢,他脱口而出“士为知己者死”

一张孤立存在的街头摆摊照,让外界误以为安琦生活潦倒落魄。直至出面澄清,网友这才停止了误会。“别唏嘘了,人家可是农民企业家。”有网友笑称。

对于外界的“误读”,安琦表示“早已看开”,“外界了解我们都是通过媒体,而媒体了解我们也只是生活的一个点。很多人试图通过一个点去看一个面,但很少有人看到一个面后才了解了这个点。我以前训练结束后都会主动加练好几个小时——我那时候单纯以为,做球员只要好好训练就行了,但媒体不会去报道这些。”他抿了口咖啡,补充说:“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可能被别人完全理解。”

2001年初秋十强赛,年仅20岁的安琦顶替江津出现在媒体视野——此时距国足世界杯出线还有20天。21岁,他便搭上了开往世界杯的高铁。

这让他对恩公米卢充满感激。谈到这位前国家队主帅,他脱口而出,“士为知己者死”,“外国教练能提拔我这个年轻球员,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国内的教练还是有些差别的。”

世界杯三场小组赛,安琦被主力门将江津牢牢钉在了板凳席。对此,安琦也“早已看开”,“有上场机会当然好了,没有的话能去世界杯也不错了。有时候,不是你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什么。”

世界杯的亲历者,如今则成了世界杯的旁观者。而当年与中国队交过手的巴西队和哥斯达黎加队则双双杀进了本届世界杯。对这两个照过面的对手,安琦坦言“关注度大不如前”——孩子的作息就是我的作息。“为了不让孩子看太多电视,我也是以身作则。”

有了两个孩子的安琦心态变化明显,“家庭责任——包括对小孩的教育责任都会随之而来。孩子就是你的影子,他所折射出的行为习惯都是你对他的投射。”

农业经

体育频道穿越到农业频道的人

除了照看孩子,照看樱桃园也瓜分了安琦大量的精力,“樱桃园和小孩占据了我80%的时间。”

在偏僻宁静的安琦樱桃园,他穿过一片樱桃林,像一个中年农夫熟练讲解着几年来的农业种植经。

“这个园区的构架基本成型了。”安琦的栽植术语运用很溜,“我们采用滴灌、渗灌等现代化灌溉方式,不仅大幅节水,还为大樱桃创造了一个适宜的土壤环境,保证树体良好的生长发育。”

陪同安琦前来的朋友笑说:“这一下子就从体育频道穿越到了农业频道。”

“农夫”安琦说,暂时不会考虑回归老本行,“我希望做一件事情就全力以赴。如今,孩子和樱桃园都处于成长阶段,我没那么多精力再去专注别的事情。如果以后我能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我会100%投入到足球。”

经验值

种樱桃和搞足球都需要耐心

职业生涯后半段,安琦一直饱受争议,一度从大众宠儿跌落为媒体弃儿。

对于这段大起大落的经历,安琦也有过反思:“我这人性格太直接了,有时候不太愿意去修饰自己。一开始我想做一个简单的人、一个直接的人——觉得我对你好你就应该对我好,但后来发现事实可能不是这样。”

去年九月接受采访时,安琦说过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有时候我们就得是一个演员,大众愿意消费的,愿意看的就是演员,你就得当演员。”

于是记者问:“现在感觉,是做生意累还是做球员累?”

安琦沉吟片刻后说:“当然做球员累。但是球员的付出是有稳定回报的,只要保养好自己的身体,这种付出所得会一直持续。做农业也很辛苦,还要精打细算,并且这种付出有时不一定有对等和稳定的回报。毕竟,从事农业生产风险大,需要知道整体产量、果品质量、价格、工资、人员变动等各种情况。身体累是一方面,身体之外的心累则是另一方面。”

从当年回避媒体到如今金句频出,安琦说,是大众和媒体的宽容,让他不再害怕表达。

“我以前害怕表达。有些东西,我表达出来不是我的意思,说多了还不如不说。现在媒体很尊重我的想法,尊重我的声音。”

在安琦看来,当下的足球氛围已友善了许多。“我也希望帮中国足球做点事情,多说点话,多给点有建设性的意见。这个环境真的不错,如果坚持下去,肯定会有好的结果,因为我们都在改变。”

当问及从事樱桃种植和从事足球培训有何相通之处,安琦沉思片刻:“两者都需要耐心,别总想着一下子就有收获。”

文/郑晓蔚

一张网络热传的摆地摊卖樱桃照片,将沉寂多年的前国门安琦重新拉回了公众视线。这个过去害怕对媒体发声的足球少年,如今已变成侃侃而谈的樱桃农夫。

37岁的安琦有了两个孩子,也有了一座樱桃园。两者都需要成长,因而占据了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也让他对世界杯有点生疏。

时隔16年,他依然对恩公米卢充满感激。谈到这位将他带入世界杯殿堂的前国家队主帅,他脱口而出,“士为知己者死”,“外国教练能提拔我这个年轻球员,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国内的教练还是有些差别的。”

生意经

杜威送过,王新欣送过,关系不错的都送过

“我们现在都叫他网红。”6月8日中午,在大连泉涌街一家咖啡厅里,安琦好友、前国脚王鹏支着脑袋开着玩笑,“他受访时我们都得陪同,就想着明年给我点网红樱桃的进货权。”

安琦的樱桃园位于距市区约50公里的炮台镇。2010年退役后,受姐姐一家从事樱桃园生意影响,他逐步跨界农业,在村镇租了30亩山地,修建大棚,购置设备。五年多来,他陆续在这里投入了近1000万资金。

“没有网上说得那么玄乎,其实现在还没盈利呢。”安琦好友交底说:“樱桃种植前期投入很大,大部分资金是靠贷款,安琦跟亲戚朋友也借了不少。”

但樱桃园的盈利前景非常光明。

五月底,安琦就向客户们发布了售罄通知:“爱吃樱桃的小伙伴们,你们太给力了,我们明年见吧。”

前队友也被安琦成功“种草”——不仅自己购买,还向朋友推荐。

“杜威送过,王新欣也送过,关系不错的队友都送过。”他随后望向一旁的王鹏,“我的大连队队友王鹏,那是必须送的。”

六月初,安琦发现了山寨品牌,便赶紧发微博告知吃货,“我这里的樱桃已经售罄,目前也不做其他水果,不要被骗。”

安琦还强调,此次被拍纯属偶然,绝非营销手段。“销售后期园里还剩了点樱桃。离我大棚不远处有个集市,我就想去了解一下终端销售市场的行情。其实也就是做个市场调查。可能是市场里的商贩和当地种植户认出我了,随手拍的吧。具体这张照片是谁拍的,我也不知道。”

安琦好友一旁附和:“樱桃都卖光了谁还搞营销?如果这真的是营销,那也是一次特别失败的营销。”

世界杯

谈到米卢,他脱口而出“士为知己者死”

一张孤立存在的街头摆摊照,让外界误以为安琦生活潦倒落魄。直至出面澄清,网友这才停止了误会。“别唏嘘了,人家可是农民企业家。”有网友笑称。

对于外界的“误读”,安琦表示“早已看开”,“外界了解我们都是通过媒体,而媒体了解我们也只是生活的一个点。很多人试图通过一个点去看一个面,但很少有人看到一个面后才了解了这个点。我以前训练结束后都会主动加练好几个小时——我那时候单纯以为,做球员只要好好训练就行了,但媒体不会去报道这些。”他抿了口咖啡,补充说:“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可能被别人完全理解。”

2001年初秋十强赛,年仅20岁的安琦顶替江津出现在媒体视野——此时距国足世界杯出线还有20天。21岁,他便搭上了开往世界杯的高铁。

这让他对恩公米卢充满感激。谈到这位前国家队主帅,他脱口而出,“士为知己者死”,“外国教练能提拔我这个年轻球员,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国内的教练还是有些差别的。”

世界杯三场小组赛,安琦被主力门将江津牢牢钉在了板凳席。对此,安琦也“早已看开”,“有上场机会当然好了,没有的话能去世界杯也不错了。有时候,不是你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什么。”

世界杯的亲历者,如今则成了世界杯的旁观者。而当年与中国队交过手的巴西队和哥斯达黎加队则双双杀进了本届世界杯。对这两个照过面的对手,安琦坦言“关注度大不如前”——孩子的作息就是我的作息。“为了不让孩子看太多电视,我也是以身作则。”

有了两个孩子的安琦心态变化明显,“家庭责任——包括对小孩的教育责任都会随之而来。孩子就是你的影子,他所折射出的行为习惯都是你对他的投射。”

农业经

从体育频道穿越到农业频道的人

除了照看孩子,照看樱桃园也瓜分了安琦大量的精力,“樱桃园和小孩占据了我80%的时间。”

在偏僻宁静的安琦樱桃园,他穿过一片樱桃林,像一个中年农夫熟练讲解着几年来的农业种植经。

“这个园区的构架基本成型了。”安琦的栽植术语运用很溜,“我们采用滴灌、渗灌等现代化灌溉方式,不仅大幅节水,还为大樱桃创造了一个适宜的土壤环境,保证树体良好的生长发育。”

陪同安琦前来的朋友笑说:“这一下子就从体育频道穿越到了农业频道。”

“农夫”安琦说,暂时不会考虑回归老本行,“我希望做一件事情就全力以赴。如今,孩子和樱桃园都处于成长阶段,我没那么多精力再去专注别的事情。如果以后我能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我会100%投入到足球。”

经验值

种樱桃和搞足球都需要耐心

职业生涯后半段,安琦一直饱受争议,一度从大众宠儿跌落为媒体弃儿。

对于这段大起大落的经历,安琦也有过反思:“我这人性格太直接了,有时候不太愿意去修饰自己。一开始我想做一个简单的人、一个直接的人——觉得我对你好你就应该对我好,但后来发现事实可能不是这样。”

去年九月接受采访时,安琦说过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有时候我们就得是一个演员,大众愿意消费的,愿意看的就是演员,你就得当演员。”

于是记者问:“现在感觉,是做生意累还是做球员累?”

安琦沉吟片刻后说:“当然做球员累。但是球员的付出是有稳定回报的,只要保养好自己的身体,这种付出所得会一直持续。做农业也很辛苦,还要精打细算,并且这种付出有时不一定有对等和稳定的回报。毕竟,从事农业生产风险大,需要知道整体产量、果品质量、价格、工资、人员变动等各种情况。身体累是一方面,身体之外的心累则是另一方面。”

从当年回避媒体到如今金句频出,安琦说,是大众和媒体的宽容,让他不再害怕表达。

“我以前害怕表达。有些东西,我表达出来不是我的意思,说多了还不如不说。现在媒体很尊重我的想法,尊重我的声音。”

在安琦看来,当下的足球氛围已友善了许多。“我也希望帮中国足球做点事情,多说点话,多给点有建设性的意见。这个环境真的不错,如果坚持下去,肯定会有好的结果,因为我们都在改变。”

当问及从事樱桃种植和从事足球培训有何相通之处,安琦沉思片刻:“两者都需要耐心,别总想着一下子就有收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平台简介

爱萌新俱乐部(2mx.club),是 萌新世纪 旗下集竞赛、实习招聘、校园生态、运营维护技术等于一体的大学生校园网站,全站95%的官方信息由人工收集采集,对于信息我们及时更新,每条官方信息保证准确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萌新俱乐部_2MX ( 吉ICP备17006788号-2 )

Powered by 2mx X3.4  © 2001-2018 爱萌新  2mx ICP证: 吉ICP备17006788号

返回顶部